「我是男的,我挺爱哭的。」

我这样评论袁凡的《耻感文化》。以下是评论的后半部分:

说来也巧,最近开始有意无意地想到,关于“自我羞耻”的问题,也想到了“男儿有泪不轻弹”这句。人们普遍对男性要求他阳刚的一面,而对女性要求她柔美的一面。(当然,这句本身就是一句不可靠的定论。)

我的情况:

我的母亲是爱哭的,受到了委屈,不会掩饰,当着我的面眼睛就发红湿润了。我可能受到这种影响,我也会有这样的情绪表现。

父亲很少哭,但我见过几次,这个男人卸下坚强的外表,向我倾诉,让我努力。

我喜欢安静,过一个人的生活,思考感兴趣的问题。曾经的我受到委屈,会一个人躲在被窝里哭泣,心里发问别人为什么这样对待自己。

人是极复杂的动物,情绪像河水流淌一样多变。在同一件事上,有时可能产生两种以上的矛盾情绪,而这些情绪如何表现受到外界的种种约束。

而我选择无视这些约束(说得实际些,尽力无视),我高中时是英语课代表,有一次可能是让同学做什么英语相关的事情,但是响应的人很少。当时,我就觉得很生气——心想这明明是对你们大有好处的事情,但为什么无人理睬呢?

之后,就在座位上自顾自地无声哭起来了。后来,怎么结束的已经忘记了。当时的我并不知道别人怎么想,也不关心别人怎么想,只想让别人同意自己的做法。这种情况下碰壁是很正常的。




如希望撰写评论,请发邮件至 me@tianhegao.com (直接点击邮箱可自动跳转至默认邮箱App,并填写收信人和邮件主题)或者点击这里在线留言,我会挑选对读者有价值的评论附加到文章末尾。



可通过以下渠道赞赏此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