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久没有反思

自从毕业,很久没有反思,意识到这一点时,觉得惋惜。

几个月以来,为钱所困,一边送外卖一边学编程的结果是,挣得每月都只能满足生活必须,不送外卖的时间,我会学习,进度缓慢,内心焦虑,但又极力缓和这种不利于学习的情绪。

从五一新村搬到朝晖七区,这是因为外卖公司跟房东的合同到期了。新的地方,本身还可以,但是室友太吵,影响我学习。我多次想让他们安静一些,可是除了晚上时要睡觉为理由外,其他时间我并没有立场去让他们不做某些事情。大家都交了钱,凭什么他们就要因为我喜欢安静而降低声音呢?所以,我忍着不说话。这种感觉很不好受。

当初选择送外卖时,我想得很美好——可以边送外卖边学习,可到了实际行动时,重重困难,迎面而来。学习效率挺低的,环境太过吵闹,我没办法专注。可是,我又有别的选择吗?即使有,我也不愿意思考更多了吧。时间一天天过,学习编程几乎每天都在进行,除了有时上夜班(到午夜12点),会停止晚上的学习。

我送外卖并不积极,因为我有要学习编程的理由。我又想,真的当我有一份程序员工作时,我不会把心思放在其他地方吗?一定会,那么那时的我的状态,和现在送外卖的状态的区别在哪里?无论在哪里,我都是付出时间精力来换取报酬,只不过程序员工作不用到处跑有一台电脑就够,送外卖要到处跑。

我是个悲观者,生活在这个社会的底层,点滴希望在心里,几乎不可预见的未来,我究竟在哪里。我看别人的生活,光鲜亮丽,自己生活在泥沼,那种心境恐怕只有有过类似处境的人才能体会。

阅历就是阅人,可是我怕人,我怕别人怀着坏心眼来对付我。我偶尔有种和陌生人聊天的热情,最近这种热情消失不见了。

我是个很愚笨的人,所以政府的某些政策,我并不知道它会对我产生什么样的影响。这三年来的疫情,给了我一种信息——政府并不总是可靠的。我无意了解政府内部错综复杂的网络,我只关心影响我的那一部分。我的诉求能被听到的可能性极小,我只能随着政策的大船不断摇摆。天知道我最终会到哪里。






评论和交流请发送邮件到 me@tianhegao.com





通过以下渠道赞赏此文